探访珠海宋代古茶园 一壶山雨一壶茶

核心提示:无意中听说,在珠海黄杨山里,有一个建于南宋至今已超过七百年的古茶园,而且延绵至今,仍然有本地人在那里种茶制茶,这对于生活在不以产茶闻名的珠海来说,绝对就是个不小惊喜。于是便一直心心念念要去,上周末,终于成行。  无意中听说,在珠海黄杨山里,有一个建于南宋至今已超过七百年的古茶园,而且延绵至今,仍然有本地人在那里种茶制茶,这对于生活在不以产茶闻名的珠海来说,绝对就是个不小惊喜。于是便一直心心念念要去,上周末,终于成行。  我是在没有一点点防备之下,穿着拖鞋就去了的,到了才知道,需要爬山,而且刚刚下过一场雨。本着一个“拖鞋旅行家”该有的气度,带着没有拖鞋抵达不了的地方的豪气,我的访茶之旅,就这样开始了。
  一路上泉声相伴,有时候是流淌在脚边的潺潺泉鸣,有时候是转角一抬头挂在远处的一块小瀑布,有时候是独奏,有时候是合奏。下过雨的大山里空气清新静谧,一边听着泉鸣,一边采着野果子,很快也便抵达了。
  旧金台寺茶园:千年禅思一壶茶
  在山的另一边,有个著名的金台寺,每年都香火缭绕,但可能很少人知道,隐藏在山腰里的另一边的旧金台寺,才是真正建于南宋祥兴二年(1279年)的千年古刹。
  因崖门抗元失败,当时的承节郎赵时从、大理寺龚行卿、翰林学士邓光荐三人,为躲避元兵的屠杀而隐居于此,读书,垦荒种茶,这便是这个千年古茶园的前身。
  古人向来讲究风水,此地环境秀丽两水夹流,前面瀑布百丈飞流直下,还有渊深莫测的深潭,为绝佳的风水宝地。立在寺庙门口的介绍牌上说:“其时山产之茶,以本山之泉煎之尤佳,其名远播澳门、香港、菲律宾等地,富豪人家闻名抢购之。”
  可以想见香火鼎盛时期这里的盛况,可惜现在这里只剩一个孤零零的小殿,矗立在群山绿水之间,已鲜有人问津。
  宋代古茶园:茶香伴雨,竹林环绕
  推开茶园的木门,穿过一条僻静的小道,此时山雨又落了下来。踩过一颗颗掉在地上的大松果,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处流淌的山泉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制茶师傅李跃全闻声过来,扔给我们一根竹杖,看来除了蹚水过去别无他法。
  看着同伴纷纷脱鞋脱袜,我感慨“拖鞋旅行家”此时终于发挥了妙处:遇山雨防滑,遇山泉可脱,这才是登山必备。
  蹚过去后,几只小狗探出脑袋热情地欢迎了我们。走过一条石头小径,一个茶园终于出现在我眼前。雨中的茶园李师傅刚好正在制茶,一股股茶香扑鼻而来。
  雨中的茶树静静地伫立在那里,每一棵都生命力十足,比起开花结果这种过于隆重的表白,破土、出芽、抽枝这种爆发式的生命力,才来得惊心动魄,而茶就是对这场惊心动魄最好的回应。
  只有大自然才不打妄语。
  茶园旁边是一个石屋,被一片竹林环绕着。为了招呼我们,李师傅早早地就已经杀好了鸡做好了饭,刚爬完山正饥肠咕噜的我们,一坐下就风卷残云。尤其是那盆鸡,至少是五斤以上的公鸡,好吃得简直,我恨不得连鸡骨头都跟那几只小狗抢。李师傅说这里的鸡鸭和菜,都是他们自己在茶园旁边种养的,天然泉水灌溉,无任何化肥,绝对原汁原味。
  饱餐一顿之后,开始逛古茶园。听李师傅讲,这里清代之后便已没落荒废,只有这里还生长着的好几株年份已经不可考的古茶树,还留存着过去的岁月。
  上世纪六十年代,李师傅的父亲重新开垦这个茶园,种植茶树,才让一脉茶香延绵至今。
  李师傅:“做茶是一件很自私的事情”
  我们来的时候,李师傅正在制茶。几根正在燃烧的木头上面,便是李师傅用来烘焙茶叶的道具。
  李师傅说这个茶园是纯手工种植、开采、烘焙,不使用任何化肥,七十亩的茶园一年产量也就300斤。
  从小学五年级开始,他便跟着父亲学习制茶,既祖传了古法制茶,也加上了自己的理解,“我做的茶很难定义,虽然叫‘金台红茶’,但其实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红茶,给很多人喝过都没办法帮我定义它,不过其实我也觉得无所谓。做茶的人都是自私的,因为其实我们都是做给自己喝”。
  我们一路负重背上山的茶具终于派上了用场。烧炭,开炉,山泉水烧开,吊足了一天的胃口,终于被一杯茶抚慰了。没有柔媚入骨的艳丽,如行山间的一段平路,松涛暗起,层绿次第展开。
  然后,一场竹林山雨又很善解人意地落下来。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若侵权联系删除,谢谢!:爱红茶 » 探访珠海宋代古茶园 一壶山雨一壶茶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