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方言版本《茶馆》打开经典的另一种方式

北京人民艺术《茶馆》在四川开了一家分店,引起了北京人的极大关注。这不仅是一个戏剧话题,也是一个文化事件。这一文化事件的吸引力首先在于北京人文艺术的古典性。自戏剧剧本《茶馆》于1957年出版并于1958年由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出以来,《茶馆》一直被誉为中国戏剧民族化的胜利、完整性和艺术性的巅峰,也是中国第一部真正的“走出去”戏剧作品。在过去的60年里,除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没有排练过.经典本身不应该有一个固定的模式,所以,用老蓝天野的话说,“第六部乙打开了一扇不应该锁上的窗户”。的确,四川方言版本《茶馆》的意义首先在于提供了一个打开经典的重要途径,向另一种经典形式和这个时代的一种方式致敬。看完戏后,我意外地发现四川方言版本《茶馆》提供的茶更浓、更浓、更令人愉快。讲述的方式更容易也更自由。与此同时,观看这部戏的经历是独一无二的。李刘一导演是一位著名的导演。他用自己的方式排练了《茶馆》 《樱桃园》 《金锁记》。对于人类艺术版本《安提戈涅》,在过去的60年里没有在其他剧院排练过,他能说的最好的话就是“如果你安排它,你就安排它,就像平常的工作一样”。他的平常心使四川版《小城之春》能够适应更舒适的状态。幕布升起,舞台寂静无声,桌椅高低错落,钟水角、悦来茶馆、德仁堂、惜春坊等四川招牌给人一种热气腾腾的景象,四川、蜀人和蜀文化。与此同时,演员们在任何地方表演,并通过框架表演相互补充。演员们在现场换衣服,在舞台上等待现场。他们既是表演者又是旁观者,这不仅夸大了茶馆的热闹气氛,还具有歌唱队的意义和作用。与此同时,安静活泼的画面一个接一个地成为复调结构,尤其是舞台上的局部停顿、定格和放大,使舞台张力凸显出来。在刘麻子被处决的现场,每个旁观者都站起来津津有味地蘸了一片人血馒头.兴奋背后平静、激动和沉默的表情令人印象深刻。舞台上充满了混乱,方桌、竹椅和毛巾板四处飞舞。光影的结合也成为一个特殊的词汇,给观众一种新的感觉.噪音过后,舞台上的角色只能无助地面对自己的命运。从第二幕开始,除了舞台高度交错的风景,舞台的高处出现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是一双眼睛,平静而无声地俯视着茶馆里的一切和地球上的一切,同时俯视着茶馆里所有的悲欢离合。那是一双无声的眼睛,那双从高处看着所有生物的眼睛,让我们了解了《茶馆》这个版本的不止一个维度,也让四川版本《茶馆》在某种程度上更加强大和锐利。同时,在北京观看四川版本《茶馆》是一种特殊的体验。这部作品的最终完成不在导演或演员的手中,而在观众的心中。在演出现场,我们在舞台上看到的是四川方言的表演,但不可否认的是,北京人民艺术《茶馆》的经典台词和许多场景在北京演出时观众都很熟悉。因此,在看这部戏的时候,会有这样一种情况:一群四川演员在舞台上用四川方言表演,心灵在不断重演北京人艺术的经典场景和片段.但是我认为没有多少人能跳进去。这出戏提供了一个场景,一个两地文化相互交融的场景。文学中的深刻思想、语言中的幽默智慧、人物中的同情心和原著中的自然结构都在这个领域中被感受、倾听和感动。李刘一主任来自四川,已经在北京住了很长时间了。像他的人民一样,这出戏也受到两地文化的影响。舞台上的表演和我们心中经典的既定印象之间的对比和补充让我们寻找我们想要的这部戏有许多亮点。最大的亮点当然是四川人民的艺术。他们对这个主题的选择实在是太明智了。可以说,四川是除北京之外全国几十个省最适合的地方。如果说北京人民艺术《茶馆》,尤其是蓝天野的《茶馆》版,是无法超越的,那么四川方言的《茶馆》版也是无法替代的。2017年底,该剧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该剧本身。也许我们更喜欢它带来的启示:它不仅打开了过去无法打开的窗户,更重要的是,它打开了我们内心的眼睛,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外面更广阔的世界,闻到外面更活跃、更自由的气氛。这是生命的气息和拔节期生长的活力之声。对于经典来说,总是有无限的可能性。如果不打开它,你怎么知道下一刻不会更令人兴奋?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若侵权联系删除,谢谢!:爱红茶 » 四川方言版本《茶馆》打开经典的另一种方式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