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怀刚_一切围绕茶膏 一切为了茶膏

加入蒙顿茶膏,是崔怀刚人生的一次转折。

在蒙顿,崔怀刚不仅坚定了一个理想,要将凝聚古代茶人智慧的茶膏献给现代人;而且将这一梦想付诸实现,通过各种行之有效的营销手段让更多的人了解并走近茶膏。

一切围绕茶膏,一切为了茶膏。这是蒙顿茶膏的宗旨,也是崔怀刚目前真实的生活。

6月,参加在京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国际茶业展;7月,为感谢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载云南大叶种茶籽太空之旅,作为茶礼献给航天英才……连日来,蒙顿茶膏在多场重大茶事活动中高调现身,在赚足眼球的同时,也让人们对茶膏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那是欣喜,也是荣耀。从投身茶膏的研发工作至今,正好十年,让云南蒙顿茶膏总经理、营销负责人崔怀刚颇感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对于茶膏,已经从好奇的眼神转变成欣赏的目光。

研究,练好内功

北京故宫博物馆,展柜中,距今100多年的清朝宫廷普洱茶膏静静地躺着,向世人展示着它的光彩,也仿佛讲述着它千年的历史,悠久的文化。

“100多年前的茶膏,现在试饮,居然还有品饮价值,这让人不得不赞叹古人的智慧和茶膏的神奇。”在博物馆,蒙顿茶膏研发团队被深深吸引。

接下来是不断探源和求索的过程。查询典籍,实地考察,蒙顿人了解到,历史上,云南普洱茶包括“砖、饼、团、沱、膏”五种,茶膏是从普洱茶中萃取的精华,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和品饮价值,是普洱茶中最高贵的成员。在古代,茶膏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很少在民间露面。近来随着对历史文献的整理,关于茶膏的记录越来越多地浮出水面,很多学者认为,没有普洱茶膏的普洱茶家族是不完整的,而且茶膏是普洱茶家族特殊的一员。

“一定要把茶膏这一古人的智慧重新拾捡回来,当时,我们的研发团队下定了决心。”崔怀刚介绍,2002年,蒙顿开始投入对普洱茶膏的研发工作,以其做药的丰厚技术背景,很快成功破译并复原了清朝宫廷普洱茶膏,同时独创了“低温萃取、低温干燥”等茶膏制作工艺,制定了第一个现代普洱茶膏企业标准和检测标准。

这是一件拓荒的工作。作为第一个大胆吃螃蟹的人,在没有参考的情况下,蒙顿做了大量的研究,终于成为茶膏行业第一个获得生产许可证的企业。从2005年投入生产至今,蒙顿一直专注做茶膏,连续6年行业销量第一,市场占有率过半。有人说,蒙顿的诞生,标志着茶膏行业正式从传统步入现代。

创新,积蓄动力

了解茶膏的人都知道,传统的茶膏制作采用的是高温熬制的方法,而蒙顿低温萃取和低温干燥的方式,就是一次彻头彻尾的创新与尝试。

崔怀刚告诉记者,过去,云南土司大锅熬制普洱茶膏虽然具有一定的可操作性,人人在家都可熬制,但是缺乏科学性。从科学的角度看,茶叶在反复高温的熬制中,诸多生物酶消失,这就是大锅熬制的茶膏汤色浑浊,且品质越来越差的原因;其次,茶叶在高温状态下,大量营养物质会随水蒸气一并挥发,造成产品的某种缺失。

对于这项以创新为灵魂,恢复普洱茶膏的行动,崔怀刚感到信心满满。他说,现代茶膏与普洱茶及传统茶膏相比,有其独到的优势。

首先是安全,通过深加工可以把浓茶重金属通过超滤技术去除,解决食品安全的基本问题;其次是营养,全程采用最先进的压榨与萃取技术将茶叶中的茶汁与纤维物质分离,并经过超滤与低温干燥将获取的茶汁还原为更高级别的茶品,它完整地保留了茶里面的活性物质,有普洱茶后续陈化的特点;再次是便捷,茶膏的冲饮没有太高的要求和技巧,很符合今天快节奏的生活。“现在,蒙顿又创新推出了即溶茶膏,甚至实现了冷水全融,这将对茶膏走进现代人的生活推波助澜。”崔怀刚说。

正如蒙顿人所料,蒙顿茶膏面市之后,取得了非常好的销售成果,并逐渐成为经典与健康品质生活的代表,为众多消费者品饮、推崇。

文化,传承经典

在先进技术支撑的背后,蒙顿的核心团队对茶膏文化还有一股深情。这一点,首先体现在他对产品的定位和文化内涵上。

打开一份别致的产品介绍,在蒙顿旗下,分别有“红运当头”“玉龙胜雪”和“易武春晓”等系列产品。“红运当头”是最高档次的上投茶,投入水中后,茶膏在水中呈絮状散发,最终将茶汤渲染成绚烂的酒红色,因此而得名。“玉龙胜雪”则是因为茶膏表面呈现出白霜,且时间越久,白霜越厚,香气越强。“白霜实际上是儿茶素和咖啡碱络合的产物,营养和品饮价值都很高。”崔怀刚解释说。“易武春晓”的特点侧重表现为“回归原野”,既有易武正山普洱茶给人的“柔顺”之美,也透出原始古茶林的一丝“野性”。

“三种不同系列将茶膏不同的特性表达出来,具有不同的文化价值,同时便于消费者从情感上实现对产品的认同。每款产品的定位,虽短短几行文字,我们都经过反复修改。”崔怀刚说。

除了赋予产品文化,蒙顿还特别热衷茶膏历史文化的收集、整理与传承。2009年,由蒙顿茶制品(香港)有限公司技术总监陈杰著作的《普洱茶膏》出版,成为第一本研究普洱茶膏的专著。2011年5月20日,由蒙顿创办的中国茶膏博物馆在云南省昆明市落成,是中国首家、也是目前唯一的一家茶膏博物馆。

谈到未来的发展方向,崔怀刚笃定地告诉记者,蒙顿会始终从事茶膏相关产品的研发。“比如我们已经研发出普洱茶纯茶饮料的母液,这项成果属国内空白,我们正在计划开发中国大陆首款普洱茶纯茶饮料。”崔怀刚认为,“茶膏是中国古人发明的最早的速溶茶,他有上千年的历史。茶膏符合现代人饮茶的习惯和标准,它安全便捷,健康营养,一定会是未来茶业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若侵权联系删除,谢谢!:爱红茶 » 崔怀刚_一切围绕茶膏 一切为了茶膏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