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和茶 异曲而同工

晚上看书前,泡上了一杯茶,猛地发现了什么是真清闲、真自在,这水中的茶才是。

沏茶的水是落开的水,不是很烫,倒入茶杯时茶都在上面漂浮着,随后,一个个嫩芽经水的浸润有的慢慢沉到杯底,有的慢悠悠打着转,这姿态引起了我长时间的兴趣。这种坠落像一个生命的过程,像一颗流星,像果实从生长到成熟,像人的生活之路。你看,有的枝叶下沉时忽的又浮上来,像人生的沉浮;有的枝叶向下时与另一枝芽相撞正好骑在它的头上,上面的作威作福,下面的忍辱负重,这又像生活中的一种状态;有的旋转着独往独来,更像那些洒脱豁达之人。总之,它们在动态中展示着过程的美,这种展现升华了人对茶的意味,感受到茶的平实和自然,茶这东西可以融入生活的每一角落,也可以随时退出人们的视线。再进一步说,它的美在过程之中,它在上的飘浮和在下的沉着都远不如这个过程美好。

只一晃儿的工夫,茶已经淡了,时针临近午夜,睡意蒙眬,忽然又想到了茶能使人失眠的话,而我喝茶恰恰是从不耽搁睡眠,睡眠极好,用妻子的话说是,话音未落,呼噜声起,蛮有诗意的。说起睡眠好,似乎得意于从前的两句诗,“枕上想出千般事,不如明早卖豆腐”,无论是睡下或醒来,枕头上的胡思乱想是没有用的,别看卖豆腐的事情虽卑虽小,它却能养一家老小,是维系生计的出路。从前很欣赏这两句话,渐渐养成了躺下就着的习惯。记得我“曲解”过孟浩然的一首诗,讲给睡眠不好的妻子听,“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仔细去品,这诗和睡眠是有关联的。你说诗人当时是睡着了呢?还是醒着呢?如果睡着,诗人如何能“处处闻啼鸟”?怎么知道“夜来风雨声”呢?如果醒着,诗人又恰恰是“春眠不觉晓”,“花落知多少”?分明一觉睡到天亮,浑然不知。睡眠就是这样,睡眠和茶有着同工异曲之妙,都是不能太着意的事情,睡了就睡了,这叫“春眠不觉晓”,管它什么“花落知多少”?白天的杂事知多少?反过来说,醒了就醒了,正好听听夜莺啼,听听“夜来风雨声”。而茶呢?它浮在上面,这叫自在,正好闻闻它的香;沉到下面,这叫实在,正好看看它绽开的形态。一切都不耽误。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若侵权联系删除,谢谢!:爱红茶 » 睡眠和茶 异曲而同工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