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茶问禅 循着地藏菩萨的“脚印”前行

图说:作者舒曼与韩国禅茶研究学者崔锡焕、显圣禅寺住持证道法师在查看地藏菩萨留下的“脚印”。

图说:两个“脚印”一前一后,左侧观音菩萨的“脚印”较小,右侧金乔觉法师的“脚印”却很大。

与韩国禅茶学者崔锡焕有约,八月六日我们来到浙江长兴寿圣禅寺参禅习茶,在谈起当年朝鲜半岛遣唐僧来中国参佛学茶时,当地茶友突然说到长兴有一地藏王道场,古时有朝鲜新罗时期的法师曾到长兴显圣禅寺驻锡,此人就是被后人称之为“地藏菩萨”的金乔觉法师。由于崔先生曾写过关于金乔觉法师与禅茶方面的研究文章,此话一出,职业研究的敏感性引起崔先生的高度重视,当下决定前往位于长兴泗安镇仙山村的显圣禅寺一探究竟。一同前去的还有安吉第一滴水茶艺馆馆主钱群英,巧的是她正好要从寿圣禅寺赶回安吉,顺道负责前面带路。这是缘分。

关于金乔觉法师,唐代时在九华山护国月身宝殿举扬释迦如来涅槃妙境,苦修成道。唐贞元十年(公园794年),九十九岁的金乔觉法师跏趺示寂。众僧说金乔觉法师是地藏菩萨的化身,称之金地藏,并建塔入肉身舍利称“金地藏月身宝塔”。

对于这位新罗时期的金乔觉法师,在我印象中最为深刻的是在九华山植茶、制茶以及以茶修道的故事。南宋陈崖在《九华诗集》对“煎茶峰”注解中有:“昔金地藏招道侣于峰前,汲泉烹茗。”而金乔觉法师在其《送童子下山》茶诗中道出了“添瓶涧底休拈月,烹茗瓯中罢弄花”极富禅境见地的诗句,说明九华山茶事从唐代始已在僧人中盛行。

自古九华山历来被推崇为地藏王菩萨道场,那么长兴何来地藏王菩萨道场?莫不是“地藏菩萨”在来到九华山神光岭之前还曾有故事发生?带着这样一个疑问,我们来到了位于仙山湖畔的显圣禅寺,这里树木葱郁,景色迷人,实乃修行好去处。

进入显圣禅寺,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地藏殿门前的《地藏经》石刻墙,这面石刻墙目前是国内最大的《地藏经》石刻本。显圣禅寺住持证道法师一边给我们介绍《地藏经》石刻的来历,一边带着我们踏上石阶来到地藏殿顶礼地藏菩萨。目前显圣禅寺主区内共有两个殿——地藏殿和观音殿。作为地藏菩萨的道场,为何只设这两个殿呢?在证道法师为我们解惑答疑间,引申出观音菩萨与地藏菩萨有关一段“脚印”的故事,这也正是我们需要了解的。

据史料记载,显圣禅寺在佛教界向有“小九华”之称,被列为北天目地藏王道场。地藏王菩萨本是新罗国王子金乔觉,唐代开元七年(公元719年),金乔觉发愿入唐求法。从明州港(宁波)登陆后携犬“谛听”(民间所说的独角兽,有“坐地听八百,卧耳听三千”的能力),徒步行走,跨峰越壑,斩棘披荆,援藤攀葛,岩栖涧汲。先后到达普陀山、会稽和金华等地。当金乔觉途径长兴仙山(俗称“浮云山”,又称“尖山”)之地,见此山青水绿、云祥蔼瑞,便停留于此山,发大宏愿,建寺驻锡。传说中金乔觉法师在仙山留有一个脚印,观音菩萨见此脚印愿力强大,便为金乔觉法师接引助力,指向菩萨成佛的通道,成就金乔觉之业力。至今在显圣禅寺后山石路上尚存观音菩萨和金乔觉法师前后两个脚印。故事很美妙,传说也很有趣,不仅形象化,还有神秘色彩,观音和地藏菩萨在此想见的形象宛如眼前一般,信与不信都存在。

金乔觉法师为度化众生,开阔更大的道场,于是在显圣禅寺驻锡多年后,行脚向西至池州九华山,见山峰状如莲花、峰峦耸秀,山川幽奇,便登高览胜,叹为稀有,遂于此山深无人处修行。后得一财主资助建九华道场。故民间有“先有小仙山,后有大九华”之说。当然,仍有诸多疑问需要详细考证。金乔觉法师离开后把仙山的寺庙(今显圣禅寺)交给了谁?金乔觉法师二十四岁来华求法,六十岁时到九华山,这中间的年距会说明什么?有说长兴显圣寺是金乔觉法师发愿建寺,但从该寺历史记载其前身是唐天宝中年建的“空隐教寺”,清代顺治十三年改名“显圣寺”。如是,那么金乔觉应在显圣寺驻锡时间不只是几年?从年代和年龄上考证,长兴显圣禅寺是否是金乔觉选择而建?这中间是否还在其它丛林弘法?此话暂时按下不表。

从地藏殿出来,证道法师又带着我们来到观音殿礼佛。今天恰逢观音菩萨成道日,上午八方香客云集,下午进香者少了许多。礼佛完毕之后,证道法师请我们到接待处品茶。接待处内敬奉一尊用红豆杉雕琢的叶形观音菩萨,据说,这尊观音雕像无论从材料、雕工和造型上都堪称一绝,许多香客闻之便纷至沓来。

茶前焚香,跪拜观音后入座,小沙弥用寺院井水冲泡的茶一一上桌。证道法师对我们说:“茶无上等招待,多多包涵,个中之味,慢慢品味。”佛前品茶,绝非是满足口腹之欲,感悟之余,顿觉当下处处是茶。于是,我们在一杯“顾渚紫笋”袅袅香韵下,又开始延续了有关地藏菩萨与观音菩萨“脚印”话题。在聆听法师开示后,法师兴趣犹存,便带着我们来到后山寻看地藏菩萨和观音菩萨的“脚印”,印证观音与地藏两大菩萨“脚印”的故事。

沿着山后林荫小道一路前行,树下浓浓密密的青绿色的植被在风中起伏,有花、有草,处处显现佛性的光辉,荡漾出不可言传意境。大约十几分钟后来到一个岔道口驻足,证道法师为我们指向一条通向仙山湖的小径说:“当年金乔觉法师是坐船来到这里。”然后法师又指向脚下一石块解释道:“金乔觉法师来到了这片土地就被观音菩萨接引而去”。证道法师说完,我们一起蹲下,抚摸着这块共有两个脚印的印迹。前面一个观音菩萨脚印较小,后面一个是金乔觉法师的脚印却很大。石上两个脚印一前一后,倒也印证了显圣禅寺作为地藏菩萨道场这一“脚印”故事的传说。我赶紧摁下快门,虔诚地捕捉这两只菩萨的脚印。

接着往前走,我们顺着当年地藏菩萨脚印方向,漫步于花草树丛,享徐徐微风拂面,倾听百鸟清唱,蝉声偶鸣,那交织的声音犹如《南无地藏王菩萨摩珂萨》梵呗声,悦耳且又肃穆,把身心放在这样一种清净世界里,难得如此洒脱、愉悦和自在。谈兴中不知不觉已至迥廊相衔的山门前,登上一亭,仙山湖秀色尽收眼底,远处群山怀抱,近处仙湖粼粼,在八月的阳光下映衬着显圣禅寺的殿、阁、堂、房、池,仙山湖托起仙山,仙山又托起显圣禅寺,独显魅力的却是一部《地藏经》石刻墙。

当我们告别证道法师,离开显圣禅寺的时候,其实,我们的心已经沿着观音和地藏菩萨的“脚印”走向心灵的远方,这远方虽无尽头,但又却在眼前盛开着莲花朵朵。不是吗?当我们被“迷”所执,不妨素面朝天,端起显圣禅寺的一杯茶,放下一切,让心归于平静,让心跟着“脚印”前行,有观音和地藏菩萨的加持力,内心自然会回归到本来面目中。

想想茶,问问禅,茶禅的愿力究是如何?哦,无需多思,“脚印”在心,想想观音菩萨,不为自己求安乐;问问地藏菩萨,但愿众生得离苦。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若侵权联系删除,谢谢!:爱红茶 » 想茶问禅 循着地藏菩萨的“脚印”前行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