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屋及乌话“茶癖”

饮茶有茶瘾与茶醉,嗜茶者也有癖。唐时卢仝嗜茶,故潮州人称嗜茶者为“有卢仝癖”,有茶癖者除本身喜欢善饮外,往往有好茶,便提壶相呼,品饮之后,听听人们的品语赞言,洋洋而得其乐。

有一则“外甥借钱”的故事,颇具玩味,说的是:有一人家贫,想向母舅借钱,至舅家,他母舅冲茶请他,见他喝了两杯,他母舅问:“怎么样?”“急于赶路,到这里喉干口渴,正好。”他实实在在地答道,他母舅闻言,立即把茶具收拢,他见不再冲了,也就将要来借钱之意对母舅说,谁知母舅立即变脸说:“无钱!”以后尽管他怎么说,母舅都紧绷着脸,一言不发,他讨个没趣,只好告辞。

他不明白平时也算疼爱他的母舅为何一反常态,一路上怏怏不乐,来到渡头,他猛然想起什么,掉转头,赶到母舅家,一进门,就急急地问:“舅刚才你的茶粕倒掉了没有?”“什么事?”他舅还是没好气,“你那茶真是太好了,我只喝了两杯,到渡头喉咙还又甘又香,想回来再喝两杯。”“你这小子,刚才如果这样说,早带着钱。回到了家!”他母舅笑了,拿出他想借的钱,重新放在茶几上。

原来他一路寻思,至渡口见有人在喝茶叫好,想起舅父的茶癖,触动心窍,就赶回去,如此这般,果然奏效。

有茶癖者另一个特点是十分宝爱好茶具,若见到造型新奇、装饰美观之茶具或配套用具,必悉心把玩。

一次,潮州某地举办一个茶具展览,展品都由老茶客们拿出自家最得意之物来互相观摹,其中,有一支拳头大的椰子壳水,吸引了很多人,展览结束,便有人找他商量换取这支水管的事。

原来,自陆羽《茶经》以后,关于饮茶的著作,都把舀水的瓤列为“茶具二十四事”之一。后人在实践中都认为椰瓢最好,但水宜小不宜大,小,才能伸入贮水陶瓷钵(瓶)中。但椰壳小则椰未熟,水质地显稚嫩,因此称心之椰难觅。此展品系一生长畸形的椰子,至成熟才拳头大小,确是千载难逢,难怪有这么多人垂青。“爱屋及乌”用采形容有茶癖者,真是再恰当也没有了。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若侵权联系删除,谢谢!:爱红茶 » 爱屋及乌话“茶癖”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