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汪曾祺与茶的故事

汪曾祺嗜茶,与他嗜烟一样,都是朋友们熟知的。他喝茶喝得很勤,一天要换三次叶子,而且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坐水,沏茶。

茶不但渗入汪曾祺的身体和生活,也渗入他个人的历史,成为他回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汪曾祺上小学五年级时的暑假,祖父忽然来了兴致,要教汪曾祺读书。每天早晨,祖父给汪曾祺讲一章《论语》,再督促他写大小字各一张。在汪曾祺写字的时候,祖父就在一旁饶有兴味地喝茶。祖父喝茶很讲究,一定要是龙井,而且还要泡在宜兴紫砂壶里,一次放多半壶茶叶,每次喝的时候,用一个细小瓷杯盛着喝。如果那天汪曾祺字写得好,或者祖父无来由地高兴,汪曾祺就会得到祖父的茶喝。虽然以前并没有怎么喝茶,汪曾祺却觉得格外香。茶是汪曾祺早年中亲情的注脚。

在昆明读西南联大的时候,汪曾祺几乎天天泡在茶馆里。虽然茶馆的茶质量非常大众,但七年的茶馆经历,让他对人情世故,对社会风俗有了非常直观的了解,他在茶馆里聊天、看书、写文章,一步一步地朝着未来的作家梦前进。茶成了他人生的催化剂。

茶还寄托着汪曾祺对友情的怀念。一九四六年冬天,汪曾祺和靳以、黄裳等一些朋友在晚饭后,到巴金家里喝功夫茶。大家围坐在巴金家的一张浅黄色的老式圆桌周围,看巴金的妻子萧珊表演功夫茶。只见萧珊拿出一套功夫茶具,进行了一系列诸如濯器、炽炭、注水、淋壶、筛茶的表演,看得大家眼花缭乱。

那是汪曾祺第一次喝功夫茶,他记得茶太酽了,每个人只能喝三小杯。四十三年之后的一九八九年,汪曾祺回忆起当年,非常地伤感,他颇有感触地说:“靳以、萧珊都不在了。巴老衰病,大概没有喝一次功夫茶的兴致了。那套紫砂茶具大概也不在了。”

汪曾祺还讲过一个关于喝茶的逸事,主人公是老舍先生。老舍也是个茶罐子,一天离不了茶杯。有一回,他到莫斯科开会,苏联人知道中国人喝茶,就专门给他准备了一个热水壶。可是,他刚沏了一杯茶,还没有喝几口,一转脸,就被服务员倒了。惹得老舍大怒,气愤地说:“妈的,他不知道中国人喝茶是一天喝到晚的!”略带戏谑的文字里,汪曾祺对老舍先生的无声思念纤毫毕露。

茶虽然是寻常物,但附着在不同的人身上,也会呈现出不同的面目。汪曾祺的人生里,因为有了茶,便也有了又浓又酽的精彩。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若侵权联系删除,谢谢!:爱红茶 » 谈汪曾祺与茶的故事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