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与《红楼梦》的关系非同一般

茶和《红楼梦》的关系非同一般——我这话也许让读者感觉很奇怪:茶不过是日常生活中的一种很平常的东西,说它无用,当然不可;若说它大有关系就又显得言过其实了吧?说茶和《红楼梦》有不同寻常的关系,这就更让人觉得没有多少道理可言。俗话说得好:茶余酒后,无非是聊天闲扯罢了……但今日今时,我却偏要作一篇翻案文章,如不嫌弃,请听我讲说一回。

你还记得贾宝玉奉娘娘之命随同姊妹们住入大观园时“喜的无可不可”吗?入园以后的生活环境给曹雪芹提供了作诗的条件,首先就有《四时即事》诗。这四首诗题咏的是夜晚生活的情景,可是四首之中竟然有三首是离不开“茶”这个关键字样的。我这么一说可能让你有点“吃惊”——噢?是这样吗?我怎么原来没有觉察出来呢?如不相信请看原句:“倦绣佳人幽梦长,金笼鹦鹉唤茶汤”,这是夏景。

“静夜不眠因酒渴,沉烟重拨索烹茶”,这是秋景。

“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这是冬景。

请你看看,除了春夜没有茶的地位以外,宝玉何曾离开过茶这个东西呢?

再说,书到第八回宝玉从宝钗处回来,进屋一看,晴雯已经把他早上写的“绛芸轩”三字贴于门斗之处,黛玉见了连声称赞。宝玉让林妹妹吃茶,可是黛玉已经回自己住处了,他还不知道……

这还不算,就因为茜雪把捧来的枫露茶给李嬷嬷喝了,以至醉中的宝玉无端惹气,竟然冤枉茜雪,把她撵出了怡红院……

我不再这样罗列,只再说一说到第四十回前后,便出现了一个重要的回目,叫做“贾宝玉品茶栊翠庵”。这一回文字的内容重要无比,但一般读者大都也只当闲文读过而已。这里的品茶和宝玉后来的婚姻大事、命运结局都有着十分重要的艺术联系与内容脉络。也许更让你感到意外的是,晴雯受屈含冤不幸夭亡,宝玉亲撰悼文题曰《芙蓉女儿诔》,其中开头部分就大笔题明“怡红院浊玉”,所用来祭晴雯的诔文其中之一就是“枫露之茗”——哎呀!你是否早把茜雪因枫露茶而被逐的事情忘干净了呢?谁知千里之外这儿才又“草蛇灰线”、“伏脉千里”、遥遥呼应,似乎有意无意之中却隐藏着千钧的笔力,无限的沉痛与悲伤(枫露者何也?是形容血泪的变词呀!)。

我这样一讲,你大约不再怀疑我说的“茶与《红楼梦》的关系非同一般”了吧!其实,你更容易忘掉的还不在这些。那在哪儿呢?——就在宝玉的身边。日常形影不离的那儿有个小书童,他就叫茗烟或者焙茗,茗是什么呀?不就还是一个茶吗?

你看奇也不奇!妙也不妙!这难道都是无所谓的笔墨文辞吗?

还有若干可讲的,等待下回再叙吧。

诗曰:

茶余酒后岂闲谈,生死存亡息息关。

栊翠庵中无限事,玄墓梅花雪满坛。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若侵权联系删除,谢谢!:爱红茶 » 茶与《红楼梦》的关系非同一般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