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_中国政治的宠儿

馥郁芬芳的茶叶自古以来就是高洁的代名词,为文人墨客所爱。但你是否知道,在中国政治的舞台上,茶叶也是占有一席之地的,现在就让我们看看这个中国政治的宠儿。 1961 年春,周恩来陪外宾造访龙井茶著名产地之一梅家坞,喝完最顶级的明前龙井后,特意向周围人强调:龙井茶的味道这么好,倒掉太可惜。言毕,将茶根倒入口中咀嚼咽下。周恩来懂茶,爱绿茶,但喝完茶汤后吃掉叶子显然不是绿茶之道。
这应该是向毛主席喝茶习惯的公开致敬,毛泽东喝茶喜欢吃掉茶叶是公开的秘密,而周恩来吃茶叶的记载仅见此一次。1961 年虽不像后来的文革,但前有高岗、饶漱石,后有彭德怀,而周恩来先是 1953 年变成只管外交的总理,后虽因高岗倒台恢复部分权力,但 1956 年后多次令毛不快,1958 年被迫连续三次公开检讨,毛对前两次颇不满意,特令不得由秘书代写检讨。
不过,总理将剩茶倒入口中的吃茶动作并不专业,毛泽东的吃法是用三指直接捏了茶叶送入口中——这是喝熏茶留下的习惯。熏茶,为湖南宁乡、平江、望城、湘潭、湘阴、湘乡等地乡村独有的茶叶加工方式,系将新鲜茶叶在铁锅中杀青后,再用柴草、谷糠用类似熏腊肉的方式烘干而成,虽属绿茶,却呈黑色,闻起来有股凶猛的烟火味。
熏茶不像一般绿茶只摘春茶取其嫩叶,故茶叶粗糙经泡耐嚼,茶味浓郁甚至略有回甘,所以熏茶区人民喝茶,喝完茶汤后,都会用三指捏了茶叶放入口中咀嚼,这是标准动作。中共高层中,毛泽东、刘少奇、彭德怀等人皆生于熏茶区,积久成习,毛泽东后来虽天天喝龙井,却是把它当熏茶来喝的。
当年周恩来喝完茶后特意留下几角钱以为茶资,喝掉的那点茶实际卖不到这个价,但普通人也无法以这个价买到它。今天,正宗龙井或碧螺春等顶级绿茶,依然是首长们的最爱,但要和首长们喝到一样的茶,就得花上比不那么出名的好茶高几十甚至上百倍的价。
茶是中国送礼文化的最集中体现,是身份、等级、地位的象征物。权力与金钱决定了什么茶能成顶级茶,什么茶只能是低端茶,也决定了茶市行情。
茶和烟、酒一样,在中国是带有强烈送礼特征的特殊商品,送礼会导致极大的差价,这使得中国烟、酒、茶的价差举世罕匹。香烟虽然是高度工业化和标准化的产品,完全不讲产地、时令,但最低端和最高端的价差仍达 500 倍,市面上能见到的白酒,最大价差近千倍,若算上拍卖会上的天价,则会接近十万倍。
中国茶叶生产高度分散,没有厂商品牌只有产地品牌,非常讲究产地、时令和故事,制造价差的理由极为强大,所以,最便宜的砖茶与最贵的茶就有上万倍的价差,若算上各种拍卖会上的天价,价差可达 50 万倍。所以你去茶叶专卖店,销售通常会问你是送礼还是自用。
武夷山大红袍的母树,从这里出产的茶叶曾在上海拍卖出 1 克近 1 万元的天价,武夷山市副市长则对此非常满意,表示上海是我们的福地
只是,能卖出天价的产茶地,茶农所得也远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多。能从当地品牌获得最大溢价收入的茶农,大概当属被认定为正宗西湖龙井的几个村落,即便好年景,一亩茶田所得三五万元,这已是上限。
而售价堪比毒品的茶叶,虽在中国多不可数,但茶叶均价并不高,2012 年茶叶行业的生产总值,每斤不过 27 元,出口茶叶则半之。由于农药残留的恶名,2011 年 10 月欧盟实施的新法规,对中国出产的茶叶显然有针对性歧视,譬如限定抵达的空港及海港,由随机抽查改为 10%的强制检查,费用由企业承担。
自用茶还是送礼的商务茶,外观就能区分出来,无论花茶、绿茶、红茶、乌龙茶,自用者包装简单朴素,往往仅以满足密闭不易变质的要求即可,而商务茶包装则唯务隆重奢华,有时包装成本甚至会高于茶叶成本,无论是绿茶还是乌龙茶,多用红、紫、金,风格类乎 2001 年 APEC 会议上的唐装,浓浓的中国风。
当然,直接送给中央首长的茶,包装上依然秉承一贯的低调朴素,与人民群众喝的廉价花茶、绿茶外包装并无显著区别,要么是寻常的铁罐内封一锡纸袋装的茶,要么就是内衬防潮锡纸的牛皮纸包装,外面再套一塑料袋。外包装上简单地印上产地名。
刚刚过去的 2015 年,虽有无数茶厂斩获各种国内、国际金奖,但对整个行业而言,实在是一个寒冬年份,由于反腐,大批高端茶叶的价格惨遭腰斩。而政商茶第一品牌福建八马,上市计划不幸遇到八项规定,最后于 2015 年岁末勉强上了新三板,全国各产茶之乡,唯一大有收获的,是以生产黑砖茶著名的湖南安化。
茶叶之所以能成为中国政治的宠儿或许与其所象征的高洁淡雅分不开,它表达了一种政治清明的追求,而在当今中国政治大力反腐的背景下我们相信,中国政治舞台上会出现更多的君子秉持茶道,创造一个光风霁月的太平盛世。
(责编:李莉)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若侵权联系删除,谢谢!:爱红茶 » 茶_中国政治的宠儿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