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在诗文中的七种别称


荼:这是古代用得最多的表示茶的字,但它是多音多义字,不专门表示茶。荼最早见于《诗经·邺风·谷风》: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句中荼字是否指茶,学者推考说法不一。最早明确荼字包含有茶的意义的是《尔雅》,晋人郭璞在注释《尔雅·释木》中贾,苦荼时注明:树小如栀子,冬生,叶可煮用羹饮。这段注释说的就是茶树的特征。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也说:荼,苦茶也。


茗:据说是云南某地区的茶之土音,大约在东汉时始用来表示茶,现在与茶字基本通用,为茶之雅称。宋代苏轼有诗云:从来佳茗似佳人。香港陆羽茶室有名作家台静农题写的茶联:泉烹苦茗琉璃碧,菊酿香醪琥珀黄。
不夜侯
不夜侯:喝茶有醒脑提神,解除睡意之功,唐代白居易诗云:破睡见茶功。唐代曹邺诗云:六脏睡神去,数朝诗思清。晋代张华在《博物志》中说:饮真茶令人少睡,故茶别称不夜侯,美其功也。五代胡峤在饮茶诗中赞道:破睡须封不夜侯。
消毒臣
消毒臣:唐朝《中朝故事》记载,唐武宗时李德裕说天柱峰茶可以消酒肉毒,曾命人煮该茶一瓯,浇于肉食内,用银盒密封,过了一些时候打开,其肉已化为水,因而人们称茶为消毒臣。唐代曹邺饮茶诗云:消毒岂称臣,德真功亦真。
涤烦子
涤烦子:饮茶,可洗去心中的烦闷,历来备受赞咏。唐代《唐国史补》载:常鲁公随使西番,烹茶帐中。赞普问:‘何物?’曰:‘涤烦疗渴,所谓茶也。’因呼茶为涤烦子。唐代施肩吾诗云:茶为涤烦子,酒为忘忧君。明代潘允哲诗曰:泠然一啜烦襟涤,欲御天风弄紫霞。
清风使
清风使:据《清异录》载,五代时,有人即称茶为清风使,卢仝的茶歌中也有饮到七碗茶后,惟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之句。
余甘氏
余甘氏:宋代李郛《纬文琐语》说:世称橄榄为余甘子,亦称茶为余甘子。因易一字,改称茶为余甘氏,免含混故也。五代胡峤在饮茶诗中也说:沾牙旧姓余甘氏。
清友
清友:宋代苏易简《文房四谱》载有叶嘉,字清友,号玉川先生。清友,谓茶也等句,唐代姚合品茶诗云:竹里延清友,迎风坐夕阳。
(责编:陈春喜)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如若侵权联系删除,谢谢!:爱红茶 » 茶”在诗文中的七种别称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